民宿历劫:平台砍业务,民宿主逃离,坚守者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向阳关渡,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向阳 关渡 

编辑 | 水笙

本文联合腾讯新闻独家首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全球疫情蔓延,给民宿行业按下暂停键。

WildDonkey是一个在日本大阪的民宿主,他管理着几十栋民宿房源,疫情发生以前,他从未预料到日本的民宿行业会受到冲击。

在日本,民宿行业的诸多问题都可以通过地震险、火灾险等保险来解决,台风的影响反而大一些,比如2018年“宝运丸”号油轮在台风作用下撞断了关西机场与陆地的联络桥,使得大阪的民宿行业有所动荡。

“但那次台风对旅游业的影响不及这次疫情的十分之一。”WildDonkey对连线Insight说,这次疫情可能是他入行以来,见过的最大挑战。大阪作为旅游热门地,鲜少有这么冷清的时刻。

WildDonkey发现,自己居所旁边原先灯火辉煌的酒店,现在整栋楼都没亮灯,上下客位置也没有大巴经过,大阪心斋桥、尚义街等热门景点都失去了游客的踪迹。

“据我所知,现在大阪民宿的退订率是100%。酒店的入住率基本上都是从85% -90%,直接掉到低于10%-15%。”WildDonkey告诉连线Insight。

这只是全球民宿行业的一个缩影。

关门歇业、现金流吃紧,这对于任何一个从业者,都是致命考验。全球疫情仍在蔓延,谁也不知道旅游业什么时候能够恢复。

有玩家已经开始断臂求生。近日,途家做出战略调整,自营业务将于4月26日停止运营,不再继续提供服务。

而平台的动作,还将导致连锁效应,颗粒无收的民宿主、因为行业冰封而失去工作的员工,都在这股浪潮里,深刻地感受着疫情对旅游业的残酷影响。

断臂求生

疫情袭来,Airbnb已经敲醒警钟。

3月29日,据美国CNBC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为适应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对业务造成的影响,Airbnb将暂时停止招聘及各类营销活动。

该知情人士表示,Airbnb停止招聘的范围基本涉及到所有岗位,只有极少数关键职位例外。

而公司创始人将暂时停薪,高管层在未来6个月内减薪50%。Airbnb员工还被告知不太可能拿到2020年的奖金。

在此之前,国内民宿预订平台途家已经深陷漩涡。

近日,途家向自营业主发出《停止业务通知》,通知表示,受疫情影响,途家做出战略调整,自营业务将于4月26日停止运营,不再继续提供服务。同时,有媒体报道途家正在进行裁员。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一切,甚至是途家筹备已久的上市计划。

“我认为也不会太久了,从股权结构来说,我们更多的可能是去海外。”在2019年2月26日接棒CEO职位的杨昌乐曾向虎嗅回应上市问题。

杨昌乐认为,启动IPO需要在途家规模和增长速度都准备好的状态,此外,还需要考虑经济环境、估值、董事会的投资判断等。

事实上,在2019年,途家的亏损状态一度得到了改善。去年8月,途家声称实现了单月盈利、接近季度盈利,是国内首家实现盈利的民宿短租预定平台,且2019年年度亏损也较上年收窄三分之一。

除了民宿短租平台外,途家还发力扶持途家自营业务,业务矩阵包括线上、线下两部分,线上代运营主打民宿的分时段管理,线下代运营则包含保洁等服务。

这次被砍掉的,就是部分自营业务。

途家方面曾向南都记者回应:“受疫情影响,经过慎重评估,途家将调整部分地区20个城市的RBA(自营)业务,这次调整针对直营业务,代理模式仍旧运营,且是主要模式。请大家放心,所暂停的服务区域途家已经有足够的供给。另外,我们在全国其他110个城市仍旧提供代理运管服务。”

按照官方的说法,途家自营由直营(途家民宿自己管理)和代理(加盟商)两种模式构成。

据执惠报道,自营的民宿房源有16000套左右,分布在全国130多个城市,其中直营的有6000套左右(分布在上述20个城市),加盟的有10000套左右(分布在110多个城市),这次停止业务的是直营房源,加盟房源仍正常运营。

杨昌乐曾经将自营当作2019年的业务重点,但遭遇困难时,它成为最先被砍的部分,断臂求生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业务线调整的同时,内部也在进行裁员。

途家办公室,图源途家民宿微博

据新京报报道,3月5日,有网友在脉脉平台发帖称,途家裁员40%,约800人,高管团队整体有异动,业务条线也有重大调整。

3月6日,有认证为“途家民宿员工”的网友在该帖中对“途家民宿裁员”一事进行了评论,称“公司今日开始与员工谈赔偿问题”。

上一篇:荷兰新成立公司Qarnot完成650万美金(600万欧)股权融
下一篇:瑞幸新房开盘4.92美金收市最后下挫75

网友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