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下,工业互联网“炙手可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智能相对论,作者 | 陈选滨

三月热词“新基建”带火7大领域——5G基建、特高压、城际轨道、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涉及通信、电力、交通、新能源、数字等多个行业,备受市场与媒体的关注。

咋一听,7个领域对应未来7大新技术所锚定的基础层,5G要建基站,交通要建城际轨道、新能源要建充电桩等等,似乎没有什么毛病。

但是,深入来看,有2个领域似乎很难在第一时间锁定基建的目标。

人工智能与工业互联网作为泛概念,行业跨界与技术生态远比前5个领域更加宽泛,无形中模糊了基建的锚点。简单来说,底盘太大,市场或政府的行动不可能只存在一两个发力点。

比如人工智能,细分下来,智能硬件、机器学习、交互模式、AI芯片、平台系统等等都有可能成为该领域的基建目标。

当然,基于目前的市场的广泛应用和媒体的大幅报道,谈及人工智能,读者或许还能找到一两个该领域的基建着力点。

但是,两者之一的工业互联网就显得有些陌生了许多。

始于产业链中上游节点,紧密接轨制造业的改革,工业互联网的模式仍在探索,且向来触达市场消费端的机会就少,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更是模糊。如今一跃成为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一,似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那么,工业互联网究竟为什么被国家层面如此看重,以至于成为下一阶段基础建设的重点领域呢?

承载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期望,工业互联网“炙手可热”

虽然在目前市场和媒体层面的“露脸”远不如AI、5G那么频繁,但是这一点也不耽误国家与市场对工业互联网的重视。

众所周知,工业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携以“工业”之名,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网络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的产物,承载着一个国家绝对分量的发展期望。

在2019年12月10日举办的中国移动“5G+工业互联网”高峰论坛上,工信部总经济师王新哲便直言,“工业互联网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支撑。”

当前,人类社会正在经历第三次工业革命。未来工业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普遍认可的表述是智能化生产。

但是,若要实现智能化生产,必要的前提便是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最终目标,实现生产数字化的全覆盖。

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在过去几年内,中美德各国都曾基于本国国情提出类似的工业构想,最终在近年来的实践与探索中,一个概念越来越清晰——工业互联网,成为了未来工业的指向标。

这也是为什么王新哲将工业互联网定位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关键支撑的原因。

当然,如今有部分言论认为工业互联网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产物,但是就结果导向来看,这种说法是有些不理智的。

因为工业互联网要做的更多是把三次工业革命的成果,即数字化技术,向中小企业覆盖,实现全产业的赋能。

这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最终导向,也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必经之路。

如何将数字化技术赋能给中小企业,这是一个问题

虽然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泛概念,但是从几大工业互联网企业的观点中,我们依旧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着力点。

浪潮云在认为,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核心问题,是要打造工业互联网公共服务平台;树根互联提出的端到端的一体化解决方案,核心是打造可运营、可链接的平台。

不难看出,以“平台模式”为主要路径成为了各大工业互联网企业不约而同的发展方向。在国家层面,类似的思路也在稳健推动布局。

2018年7月,工信部印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提出,到2020年,要培育10家左右的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一批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的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

2019年11月,工信部继而发布了2019年十大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名单,进一步笃定平台模式在工业互联网方向上的发展方向,以平台赋能工业制造成为标杆模式。

那么,对于工业互联网来说,新基建的第一步便是加速推动不同量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搭建,基于平台模式进一步探索对中小企业的赋能路径。

在这个过程中,浪潮云In-Cloud提出的“1+X+N”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即“1”是指工业大数据中心,“X”是指公共服务平台和智能共享制造平台,“N”是指包括机械、电子、化工在内的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以地市为单位的区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形成“金字塔”模型向区域、行业递推扩展赋能。

上一篇:富时弗雷德里克:按期推动3月指数值审查
下一篇:毕马威:上海北京仍位于10强领跑自主创新核心区

网友回应